古埃及人喝啤酒來....治病?!


  •  
  •  
  •  
  •  

你知道嗎?【古埃及人喝啤酒來....治病?!】
‪#‎本日冷知識1260

504331001_m

古埃及人喝啤酒示意圖 (誤) 圖片來源

請讀者和我們一起快轉回到 1980 年。

博士生黛柏拉 ( Debra Martin ) 正走進顯微實驗室,手上拿著來自西元前四世紀的木乃伊骨頭標本。她想找一臺顯微鏡來觀察這些來自努比亞的古老化石。努比亞位於今日的蘇丹與南埃及一帶,是北非最早的人類文明之一。當時努比亞已進入農業社會、擁有文字、會烘焙麵包並有釀製啤酒的技術。但她今天不太好運:所有的標準顯微鏡都無法使用。

⌈嘿、那邊的紫外光顯微鏡還空著,不如你先用那臺吧!⌋ 一名同事建議*

就這樣,這名未來的人類學家意外在西元前 500 多年至前 300 多年的努比亞木乃伊化石中發現了沉積在骨質中抗生素。在顯微鏡下,這些古老的骨頭標本中發出了如鬼火般的螢光綠色,顯示沉積在骨頭裡的抗生素應該是四環黴素

beerbones-660x436

顯微鏡下散發出螢光綠色的古埃及木乃伊人骨。圖片來源

四環黴素 ( tetracyclines ) ?這不是  1950  年才被發現的抗生素嗎?怎麼可能西元前四百年的木乃伊裡會有這麼摩登的東西?是不是研究儀器受到汙染才出現的?儘管當時輿論普遍認為這個發現是場笑話,但後來的研究陸續發現同時期其他地區的木乃伊化石、甚至是更早的木乃伊化石中都有四環黴素的存在。 2010 年新發表的研究證實了這些骨質中的四環黴素真真正正來自古埃及,而且當時努比亞人對使用抗生素的使用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劑量更遠高於今日的常用劑量。

根據推測,這些沉積在骨頭內的四環黴素應該來自啤酒

在說明 ⌈ 為何抗生素會來自啤酒 ⌋ 的推論前,我們先來談談四環黴素吧。四環黴素是一群抗生素的總稱,其中包含了氯四環黴素 ( chlortetracycline )、氧化四環黴素 ( oxytetracycline ) 等數種結構類似的抗生素表兄弟。 1945年,已屆退休之齡的植物病理學家班哲明⋅道格 (Benjamin Duggar) 在鏈黴菌 (Streptomyces) 中發現了第一個四環黴素類抗生素金黴素 (Aureomycin, 即氯四環黴素)。班哲明是土壤黴菌的專家,在佛萊明 (Alexander Fleming) 從另一種土壤黴菌青黴菌(Penicillium) 裡發現了盤尼西林 (penicillin),他一直認為土壤中的黴菌是通往發現新藥的曖曖之道。就在佛萊明獲得諾貝爾獎的同年,他發現了四環黴素。

發現四環黴素的班哲明道格 圖片來源

不像必須注射才能使用的盤尼西林,四環黴素口服後即可達到有效的殺菌效果,且殺菌範圍更為廣效 (broader spectrum),可說是劃時代的發現。今日我們仍常借助四環黴素廣效的抗菌效果來治療疾病,小至臉上的青春痘,大至美國911恐攻後造成人心惶惶的炭疽桿菌攻擊事件都可以見到他們的蹤影。若是長期服用四環黴素,四環黴素會與鈣和磷結合,沉積在正在生長或更新的骨質中。

Tetracycline-stains-pick

若幼兒在牙齒發育期間使用四環黴素,這些抗生素會與鈣質一起沉積在牙齒中,形成難以去除的淺灰色至黃褐色不等的沉澱。 圖片來源

黛柏拉與她的指導老師喬治⋅亞美拉哥 (George Armelagos) 認為:若這些抗生素是在木乃伊埋進土壤後、受到黴菌侵犯才沉積在骨質中的話,這些抗生素應該會均勻地分佈在骨質中;但努比亞人骨質裡的四環黴素並非均勻分佈、而是隨著骨質一層層地出現,顯示這些四環黴素可能是在骨頭仍舊在生長或更新時被努比亞人攝取的。目前發現的木乃伊骨化石中四環黴素沉積的量相當顯著,這也表示四環黴素較可能是被刻意攝取、而非偶然吃到受黴菌汙染的食物。有趣的是,在自然情況下,鏈黴菌產生的四環黴素並不多

人類學家開始思考:在怎樣的情況下,黴菌能生產許多四環黴素,而且努比亞人又能時常攝取這些食物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啤酒⌋。

努比亞人的啤酒與我們現在喝的啤酒不太一樣,是一種不透明、類似濃稠小米酒的穀粥狀 (gruel) 啤酒。努比亞人利用麵糰捕捉空氣中的黴菌,在烘烤到半生熟以後,再將麵糰與麥芽化的穀物混合釀製,成為營養豐富的穀粥啤酒。這種釀製啤酒的古法目前仍能在尼羅河流域的一些村落中發現,儘管酒精含量不高,但努比亞人可能樂於飲用這些會讓他們微醺的美味。科學家仿造埃及古法釀製,並添加了鏈黴菌,發現這樣製成的穀粥啤酒的確含有大量的四環黴素。考古學家也發現,這種啤酒不只被拿來飲用,甚至有做為治療牙齦炎的漱口水、陰道洗劑與外傷敷料的紀錄。一些幾個月大的嬰兒木乃伊化石中亦發現了四環黴素沉積,推測孕婦也會使用這些穀粥啤酒,或者這些穀粥啤酒可能被當作離乳食品來使用。

古埃及人可能不知道啤酒中蘊藏著四環黴素,但他們明白:啤酒不只能帶來輕飄飄的幸福感,還能解除身體的諸多病痛。

Female-Brewer-statue2016119_M

藏於埃及博物館中的女性釀酒師塑像 圖片來源

拜科學進步所賜,我們今日喝的啤酒多經過菌種與製程控制,儘管不像古埃及人能在盡享美味之餘治病養生,但至少能一解今日憂勞。炎炎夏夜,讀著冷知識的同時再開一瓶吧!

[Mr. Thursday Jr.]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Ref:
1. Wikipedia:, Nubia, Tetracycline, Alexander Fleming
2. How Beer Saved the World: The Mystery of Antibiotic Beer Revisited
3. Ancient brew masters tapped antibiotic secrets
4. Ancient Nubians Made Antibiotic Beer
5. Ancient Nubians Drank Antibiotic-Laced Beer
6. "Take Two Beers and Call Me in 1,600 Years - use of tetracycline by Nubians and Ancient Egyptians".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George Armelagos (May 2000).
7. 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 Tetracycline
* 原文中Debra受同事建議使用了紫外光顯微鏡,文中對話僅為推測內容,並非歷史事實。


  •  
  •  
  •  
  •  

Comments

comments

七月 14th, 2016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