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祖.薩爾茲堡莫札特巧克力的秘密


  •  
  •  
  •  
  •  

三周年快樂!」她拿出一顆包裝精美的巧克力,上面印著音樂神童莫札特的肖像。

「呃... 謝謝!」星期五有點不知所措地伸手接過巧克力。「這是?」

莫札特巧克力,」她說。「你不知道嗎?這是奧地利的特產耶!」

雖然好奇的不是這個,但被這麼一說,讓星期五突然覺得心有不甘。他端詳著手中那塊巧克力,金色的錫箔紙,在光線的反射之下,將中間的莫札特肖像襯托得富麗堂皇。

「我當然知道!」星期五回嘴。「那麼,你知道莫札特巧克力和莫札特本身沒有關係嗎?」

MARKE_Header_mitBogen_800x420px_tinyPng

「是喔!」她想了想。「不過,也不意外啦!我好歹看了三年的冷知識,知道藍山咖啡沒有藍山咖啡豆英國管不是從英國來的。」

「是啊。那麼,」星期五拿出手中的巧克力,比劃兩下。「既然和莫札特沒有關係,你知道為什麼它會這麼有名嗎?」

她搖搖頭。

「話說在1884年,有一位名叫福斯特(Paul Furst)的糕點師傅,打算到奧地利的薩爾茲堡開設他的第十三家分店。因此,他想到利用當地最有名的偉人,作為品牌商標。而這位偉人就是...」

「我知道!」她突然想起過去在音樂課本上讀到的。「莫札特就是出生在薩爾茲堡的。」

「是啊,」星期五繼續說。「雖然莫札特對於這個故鄉並沒有太多的好感,但薩爾茲堡卻好像要沾光似的,到處充斥著莫札特的痕跡。而這位從外地來到薩爾茲堡的糕點師傅,就想到利用莫札特的名聲,來吸引當地人購買。結果沒想到,當『莫札特巧克力(Mozartkugel)』這個簡單的構想推出之後,就被當地各家糕點店相繼模仿。」

mozart sunglasses

「咦?」她發出驚呼。「可以這樣嗎?」

「沒辦法。」星期五解釋。「福斯特一開始沒有為『莫札特巧克力』註冊專利,因此甜點的名稱和配方就開始在薩爾茲堡傳開。有些糕點店更是直接打著『創始』的招牌,讓福斯特不得不尋求法律途徑,來確保『莫札特巧克力』的商標。」

「啊!就好像某些內容農場抄襲冷知識又說自己是首創呢!」她露出逗趣的笑容。

「對啊!」星期五嘆了一口氣,繼續揮舞著手中的巧克力。「尤其是在1905年,『莫札特巧克力』在巴黎的世界博覽會上得到金牌獎。在這之後,全世界的人都認識了這種巧克力,而福斯特的競爭對手也從原本薩爾茲堡的糕點店,擴大到整個歐洲。」

「那,該怎麼辦?」

「所以說,福斯特只好和他們簽下協議,包括巧克力的形狀和名稱,都必須各有差異。例如,位在薩爾茲堡近郊的米拉貝爾公司,選擇使用『.薩爾茲堡莫札特巧克力(Real Salzburg Mozartkugeln)』來販售;而德國巴伐利亞的瑞寶(Reber)公司,則是使用『.瑞寶莫札特巧克力(Real Reber Mozartkugeln)』的名稱;至於瑞士的雀巢公司,則用了『.奧地利莫札特巧克力(Original Austria Mozartkugeln)』這樣的名稱。」

「那麼,福斯特的『莫札特巧克力』呢?」

「『元祖.薩爾茲堡莫札特巧克力(Original Salzburg Mozartkugeln)』!霸氣吧?」星期五笑了出來。

Mozartkugeln-Fuerst

「嘖,」她翻了翻白眼,開始感到疑惑。「所以說,『莫札特巧克力』之所以這麼有名,難道就是因為仿冒品猖獗?」

「也不完全是。畢竟福斯特推出的『莫札特巧克力』本身就相當優秀,才沒有發生劣幣驅逐良幣的狀況。除了當時受到巴黎世界博覽會的肯定之外,據說從1890年到現在,福斯特的『莫札特巧克力』也從來沒有改變過配方。」

「哇!真不愧是『元祖』!」她讚嘆道。

「是啊!」星期五跟著附和。「現在福斯特的糕點店是由第四代經營,除了『莫札特巧克力』之外,他們也嘗試著把過去成功的經驗,套用在其他新產品上!」

「我知道!之前是不是有『巴哈巧克力』?」

「答對了!雖然巴哈不是薩爾茲堡人,但是在1985年的時候,為了紀念巴哈三百歲的誕辰紀念,福斯特的曾孫特別推出了『巴哈巧克力』,在當時也是高人氣的伴手禮,果然沒有辜負爺爺的期望。另外,還有一位相當有名的人物也被作成了巧克力。妳知道是誰嗎?」

10684325_1588121084782332_2062050116_n

她看著星期五拿在手中的巧克力,依然發出耀眼的光澤,卻怎樣也想不出另外一位在薩爾茲堡出生的音樂家。

「好吧!我放棄。」她說。「還有哪位音樂家出生在薩爾茲堡?」

「其實,並不是音樂家。」星期五發出竊笑。「你還記得『都普勒效應』嗎?就是Sheldon曾經在萬聖節上扮過的那個?」

「啊!難道...」

「對,物理學家都普勒,也是出生在薩爾茲堡。因此在1996年的時候,福斯特的曾孫也使用了他的名字,推出了『都普勒巧克力』。」

Christian-Doppler

「哦!」她又再度瞥到星期五手裡那塊莫札特巧克力,終於忍不住發問。「話說回來,你什麼時候才要把它吃了啊?」

突然間,星期五想起一開始收到巧克力時,心中的疑惑感。

「呃,妳幹嘛送我巧克力?」星期五不知道會聽到怎樣的答案,只好用微弱的音量發問。

「你竟然不知道!」她顯得相當驚訝。「三周年!你忘了?」

「三周年?」

每日一冷三歲啦!從今天開始,每日一冷新增加了『讀者A發冷』粉絲專頁。如果,您對生活周遭有什麼好奇的事物,或是認為可以當作冷知識的題材,只要在這個粉絲專頁中發問,就有機會參加抽獎唷!」

「... 為什麼妳說得這麼像廣告詞啊?」

重要的是,」她不理會星期五的吐槽。「您好奇的問題,其他人可能也正好奇著,所以人人都是讀者A,大家都可以上去發問。而這些提問內容,之後還有機會被『每日一冷』的編輯們寫成冷知識唷!」

說到這裡,她看了星期五一眼。「也就是說... 」

「嗯?」

「以後終於不用在吃巧克力之前,還要聽長篇大論啦!」她笑著說:「我自己去發問就好囉!

星期五低著頭看著手中的巧克力,上面的莫札特,依然對他微笑著。

[Mr. Friday]


  •  
  •  
  •  
  •  

Comments

comments

十一月 20th, 2015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