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次的煩惱


  •  
  •  
  •  
  •  


#448#~本日冷知識~
你知道嗎?【840次的煩惱】

今天Mr. Friday要在每日一冷向各位介紹一首曲子。但是請別指望我會像 #聞史迭 一樣吃飽沒事(X) 閒情雅致(O) 的錄一段自己彈奏的影片放上來娛樂大家。
這其實是情有可原的。

首先我想喚起各位許久之前的記憶!

每日一冷:傷心的人別聽慢歌

還記得我們曾在古早的#231#介紹過創作《越慢越好》和《4’33》的美國前衛音樂作曲家約翰凱吉(John Cage),身為當代極簡主義、機率音樂和電子音樂的先鋒,這位大師的確創作過很多令人瞠目結舌卻未必好聽的實驗音樂。

不過說到極簡主義,一般皆認定法國作曲家薩提(Erik Satie,1866 - 1925)是這種前衛樂派的先聲,他同時還影響了同個時期的印象樂派發展,被譽為是法國音樂六人團的導師。也許各位讀者沒聽過這位仁兄,但是一定聽過他的《第一號金諾佩第》,這首常被用在影視配樂的曲子。(這曲名的意思其實是「希臘裸體男子之舞」,若各位對這曲名由來有興趣小編可以改日撰文再續XD)

作為一個劃時代的先鋒,薩提的作品和行為思想可以說是各種古怪。像是,他不愛在作品中使用小節線而讓讀者難以閱讀;而他更喜歡在作品中加入令人難以理解的演奏指示(諸如「Léger comme un oeuf 如雞蛋般輕柔」、「Comme un rossignol qui aurait mal aux dents如牙痛的夜鶯般彈奏」、「Postulez en vous-meme請自己想像」)。因此我們不難理解為何被譽為導師的薩提,其作品難以實際演奏並深得人心,因此名聲遠遠不如同時代的德布西、拉威爾等人。

不過薩提最奇怪的莫過於他的音樂作品本身,往往都會被命以怪誕的名字,例如《三首梨子形狀的小品Trois Morceaux en Forme de Poire》、《給小狗的軟趴趴前奏曲Véritables Préludes Flasques Pour un Chien》、《官僚風小步舞曲Sonatine bureaucratique》。這其中最甚者,必定是薩提於1893年左右所創作的《煩惱Vexations》。這首看似只有半頁長度的樂譜,除了和聲調性聽來奇怪之外,更是被作曲家下達了完全不人性的演奏指示:請連續反覆彈奏840次,並且必須在最深的沉靜,連身體也坐穩不動的情況下練習(Pour se jouer 840 fois de suite ce motif, il sera bon de se préparer au préalable, et dans le plus grand silence, par des immobilités sérieuses)。

「反覆840次」如此不合理的要求,一般認為是薩提為了「懲罰」自己所作。當年薩提和交情甚篤的女友突然決裂,讓他創作了如此折磨人的曲子作為懲罰。值得一提的是曲中不斷反覆如同咒語般的詭異主旋律,也被認為和薩提當年著迷於神祕主義有關。他曾創立了自己的宗教,建立「耶穌領導的藝術大主教教堂(L'Église Métropolitaine d'Art de Jésus Conducteur)」,自己當住持兼撞鐘。不過,到現在為止沒有資料顯示薩提自己有把《煩惱》整首彈完過。

那麼,到底這首《煩惱》有沒有被完整彈完過呢?答案是有的。首次挑戰並成功的人就是本文一開頭就提到,同樣為怪人的約翰凱吉先生。在1963年的9月9日,約翰凱吉找了十多位鋼琴家以「馬拉松」的方式公演了這首《煩惱》。不過就連約翰凱吉也錯估了這首曲子演奏的長度,整場音樂會總共持續了18個小時40分鐘。受邀而來的金式世界紀錄鑑定員會後表示,《紐約時報》的樂評家聽到凌晨四點就昏昏睡去;而到曲子演完的時候,全場的聽眾也只剩下六個人,而其中一個還喊了「Encore!」…

這場只有《煩惱》的音樂會儘管創下了當時歷時最久的鋼琴演奏會紀錄,但同時也堪稱無聊之最;而近年來許多音樂家也嘗試挑戰「獨自演奏」,更是無聊的總合。因此,小編就不把彈琴的影片放上來獻醜及佔用各位的時間了。(但若有人自願表演「希臘裸體男子之舞」,小編也不吝於為各位演奏《第一號金諾佩第》XD)

最後,對於還是很好奇《煩惱》到底有多無聊的讀者,Youtube上目前找到比較優質的錄音是以下版本:


10分半的影片中總共反覆了5次,若再將這段影片重播168次,就等同您在家也能享受完整版,反覆840次的《煩惱》演奏了唷!

[Mr. Friday]

本文曾刊登於 每日一冷


  •  
  •  
  •  
  •  

Comments

comments

二月 21st, 2014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