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聞筆記】香水:一段作家與製片間的糾纏


  •  
  •  
  •  
  •  

德國作家徐四金 (Patrick Süskind) 的小說「香水」大獲成功之後,一直都被各種影視界人士追逐搶購改編權。

包含史匹柏史柯西斯等大導演,都被徐四金回絕了。而本來就是徐四金好友的德國編劇兼製片伯納德.艾辛格 (Bernd Eichinger) 以為自己會比那些美國人運氣好一點,於是從 1985 年小說問世以來,就開始不斷向徐四金出價。

不過他想得太簡單了。

perfume

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 2006

伯納德.艾辛格回憶:

「當我發現他不再說『不要』而改口說『或許吧』的時候,我又再問了出版社一次。對方解釋,徐四金完全不想與這部作品的電影改編有任何瓜葛,就如同安伯托.艾可 (Umberto Eco) 與《薔薇的記號 (Der Name der Rose)》。」

一直到六年後的 1991 年,伯納德.艾辛格才終於以一千萬歐元從徐四金手中買得改編權,並且在二十一年後的 2006 年才完成電影版《香水》的拍攝。

Double-Bass-Patrick-Suskind-1986

徐四金與低音提琴, 1986 (來源)

但錢收了是一回事,徐四金可沒這麼容易放過他的編劇好友

幾年後,徐四金為一部 1997 年的德國喜劇電影《欲望大酒店 (Rossini)》擔任編劇。他把伯納德.艾辛格糾纏著他要買「香水」版權的過程,以及其他慕尼黑影視產業的荒謬事件通通放進劇本中:電影的主角 Jakob 是剛剛寫出賣座小說的作家,另外有一個角色是發了瘋似不計代價要買小說改編權的製片 Oskar。

果然作家是不能得罪的啊!

 

[葉郎]


  •  
  •  
  •  
  •  

Comments

comments

十二月 5th,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