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聞筆記】寂寞剪接師的小小驚喜


  •  
  •  
  •  
  •  

電影是一門團隊合作的藝術,剪接師則是極少數跟整個劇組隔離,自己一個人孤單地在小房間中長時間工作的特例。導演昆汀.塔倫提諾 (Quentin Tarantino) 跟他的剪接師薩莉.門克 (Sally Menke) 合作長達二十幾年。塔倫提諾曾經說過:

「剪接師和導演的關係是一種合作的典範,他們就是互相完成對方句子的完美團隊。薩莉.門克是我絕無僅有、貨真價實的完美夥伴。」

所以從《追殺比爾 (Kill Bill)》之後,昆汀.塔倫提諾就開始鼓勵演員甚至其他工作人員對著攝影機向剪接室中的薩莉打招呼。連導演自己都會樂不可支地故意經過攝影機,然後說聲:

Hi, Sally!

Sally-menke

Quentin Tarantino & Sally Menke

YouTube 上可以找到不少這些「Hi, Sally!」片段,讓我們見證許多拍攝現場的歡樂氣氛

比如《惡棍特工 (Inglourious Basterds)》中明明已經被納粹打死的美軍特務,還會在鏡頭結束前爬起來跟薩莉講悄悄話說:

「莎莉,我還沒有死喔!我只是假裝死掉。等等我就會去追殺他,弄死那個該死的納粹王八蛋,可以嗎?」

你可以想像對於剪接室裡的薩莉.門克,每天收到這些畫面都會是多麽開心的一天。

除了剪接工作外,薩莉.門克也是一個登山健行的愛好者。當年她獲得昆汀.塔倫提諾電話通知錄用她當《霸道橫行 (Reservoir Dogs)》的剪接師時,她正在加拿大登山。

在 2010 年《惡棍特工》上映幾個禮拜後,她帶著狗在好萊塢近郊的格里斐斯公園健行。她因為心肌梗塞死於公園中。

[葉郎]


  •  
  •  
  •  
  •  

Comments

comments

十月 31st, 2017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