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的真面目


  •  
  •  
  •  
  •  

大家好,今天我們換個口味,寫點不科學也不宅的題目試試水溫。

那就是說說羨慕與嫉妒。envy 和 jealousy…… 之間的同與別。

說到羨慕,腦海裡搜尋到的第一個畫面就是當年(←並沒有很久好嗎)血多大的經典:超扯賣火柴小女孩。

馬上就到了「蓋突然」隨堂抽考時間。請問,如果吃一塊英語翻譯蒟蒻,小女孩的 OS 應該是?

(A) I am envy of you.
(B) I jealous you.

一,二,請選擇。

答案是以上皆非,薑薑薑。

↑ 總拿有問題的問題 騙人,科宅的人身安全可慮呀。
--------------以下海扁開放報名--------------

理由是 envy 是動詞,jealous 是形容詞。英文不像咱博大精深的中文,詞性可以不加修飾,輕鬆的轉品(「老子都不老子呀。」「他了夏天」等),所以請多加體諒英語這種不方便的語言,作文的時候多關照它一眼。

正確的選項應該是

(C) I am jealous of you.
(D) I envy you. 或者相等的形容詞形式 I am envious of you.

注:詞性變來變去,字的形狀也得跟著變,稱為語言的屈折變化。這都是西方文化的起源:希臘語和拉丁語的千年遺毒,請多體諒。

而且,(C) 和 (D) 這兩句話事實上隱含的意思並不一樣,該選哪句,需視情況而定。

所謂的情況,就是我們要深入體會小女孩的心境,是愛,還是恨?愛恨之間存在著 envy 跟 jealousy 的不同之處,頗微妙。

13217375_1615339155450583_2447787141541328428_o

_

所謂 envy(動詞和名詞型態相同,不用變。耶!)是說我覺得別人的處境比我的處境好,因此希望我也能一樣。中文應該翻成羨慕。這個字很中性,並不意謂情緒中有厭惡成分。賣火柴小女孩想的是「如果我也能在一個溫暖有東西吃的地方就好了」,因此她正在做一個 envy 的動作,是一種希望、夢與幻想。

中文字探索起來也很有趣,「羨」字根據《說文解字》是由「羑」和「氵欠(合為一字)」組成的,雖然這兩個字都廢棄不用很久了,意義有點難考證,不過最常見的說法是這樣。「」念作有,考證為誘導的意思。「氵欠」念作賢,就是口水「涎」的本字。所以羨就是看到誘惑,開始流口水。

羨慕、歆羨(或寫作欽羨、欣羨,今天閩南語還是這麼讀的)這些詞當中。慕是愛或景仰;欣是欣欣然的欣,認同或歡喜之義;歆現在都拿來做人名用字,原本的意思和欣有重疊;欽是欽佩、景仰。簡而言之羨慕是源自於愛與認同的一種情緒。

無獨有偶,英語的 envy 有時候也有「以某人為榜樣而立志」「有一天我要做到像他一樣」的意思在。這人的志氣有多大,envy 的對象就有多大。

哲學家伯傳.羅素曾寫道:「乞丐不會羨慕 (envy) 億萬富豪,但可能會羨慕比較成功的乞丐。」[出處: 《征服幸福》(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 第六章〈羨慕〉] 就是在說一般人通常會羨慕自己稍微努力就有可能達到的處境,但那些遙遠得離譜、實在沒希望的目標就不太會引發這種感情。

如果一個人相信才華與能力是註定的,就不太會去羨慕超級天才、明星、成功的創業者......等等。反過來說,感到羨慕正是一種相信自己能有所突破,有所進步,最終改善自己處境的積極正面心態。例如大部分選秀節目的觀眾自己也會認真或半認真的磨練歌唱或其他才藝。

難怪羅素會在書中指出,其實 envy 的心理是人類互相效法、集體進步的原動力。

_

愛說完了,來說恨,而且是由愛生恨──那就是 jealousy 的真面目。

jealous 是形容詞,加一個 y 變成名詞。這個字沒有動詞形式,或是說一般字典不會收錄。但奇怪的是法文是有 jalouser 這個動詞的,英文進口了無數法文字,但這個字除外。

羅素在上述書中指出,忌妒 (jealousy) 是羨慕的一種特殊形式。究竟是什麼形式呢?大家聽聽看,以下純屬科宅個人理解:

忌妒是一種零和的、被佔有慾腐化、被相對剝奪感弄壞的羨慕。

就是說,從對某種人事物的占有的慾望出發,加上「他得著了,我就得不到」(←所謂零和)的體悟,然後醞釀出對目前擁有者的不滿與憎恨。

Jealousy_shot_devolping

Tamama 二等兵(♂)的嫉妒之玉 [圖源: Keroro Wiki]

如果是黑化的賣火柴小女孩,想:「我在這受凍,你們憑什麼吃飽穿暖。老娘燒了你。 --劃火柴--」那就是 jealousy。可以翻成妒火、忌恨、相對剝奪。

中文「嫉」,二聲即,就是恨的意思,例如嫉惡如仇。也常寫成「」妒,四聲忌,所謂猜忌、忌恨,忌就是防備和恨。「妒」字才是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這邊就不討論兩個字那飽含二元性別刻板印象的的部首。

我們說嫉妒等於眼紅,粵語是眼熱,但英文中卻是「眼綠」,這是來自莎士比亞的《奧賽羅》中把嫉妒之情比喻為一隻「綠眼珠的怪獸(green-eyed monster),總是在吃之前玩弄他的獵物」虎斑貓 4ni?

你 jealous 的對象總是你視為競爭對手,很有可能奪走你的所有物或機會的人,包含敵對和提防的心態。

按:Tamama 發出嫉妒之玉的對象通常是摩亞──「那女人~~(怒)」──爭奪之人是軍曹。

技術上來說你不可能嫉妒和你地位相差太多因而無法較量、或是與你沒有利害關係的人。如果說 envy 是出自志氣,jealousy 就是出自佔有慾、脆弱自尊、患得患失、心理不平衡之類的念頭。

不是有句〈驚點語錄〉體格言是這樣說的嗎?「看一個人的身價,要看他的對手(競品)。」

好像這文章還不夠複雜一樣,還有個動詞叫 covet = 覬覦──別人的東西你想搶過來的意思,受詞是想搶來的東西。覬和冀同音,意思也是希望。覦令人想到同音的逾字,逾越本分。覬覦就是有非分之想啦。

總結之,envy (envious) 是看別人的處境比自己好,幻想著我也要我也要,可以包含 jealous 和 covetous(對啦,加 -ous 變成形容詞)的意思,也可以只是個中性詞,翻譯時要會一點讀心術,讀出潛台詞。jealous 總是帶恨的、冰炭不容的,整天對著假想敵丟飛鏢之類。而 covet 就是順便把幻想化為陰謀。

非常有趣的是據我所知,粵語說「恨」可以是羨慕、垂涎欲滴,也可以是嫉妒、醋火中燒,也是要從語境來理解。

_

《史記》有這樣的一對橋段,不曉得太史公是確實在暗示什麼,還是後人讀得太藍色窗簾,那就是在〈項羽本紀〉和〈高祖本紀〉的開頭,都寫到項羽、劉邦分別在不同時機看到秦始皇,發出了不太一樣的感嘆(好巧!)。

秦始皇帝游會稽,渡浙江,梁與籍俱觀。籍曰:「彼可取而代也。」梁掩其口,曰:「毋妄言,族矣!」

一小段就凸顯出項羽(名籍,字羽)的角色特徵──出身好,本領高,志氣狂傲,口無遮攔。伯父項梁雖然說「閉嘴,想害我們全族誅滅嗎」但從此也認清他這個外甥非池中物。怪乖,他居然對皇帝使出了 jealousy 之攻擊,表明就是要奪你秦嬴政的龍椅,輸贏啦。

另一方面,

高祖常繇咸陽,縱觀,觀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當如此也!」

我才不同意有人說兩相對比之下顯得劉邦比較謙沖自抑咧。你看喔,劉邦在什麼咖都還不是的時候──他到帝國首都咸陽是作為一介草民去服繇役(相當於被教召)──就發出了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喟嘆,envy 了一般人不會 envy 的人,仔細想來,狂妄度不輸項羽呀。就好像一個偷渡客的小孩看到川普,感嘆說好帥呀,有一天我要(設法先修改憲法然後)當上美國總統......

等等,我不是理組的嗎。為什麼寫到這來呀 Orz

狂,都狂。我們下次見!


  •  
  •  
  •  
  •  

Comments

comments

三月 16th, 2017 by